志愿者队伍里的“洋媳妇”
来源:志愿者队伍里的“洋媳妇”发稿时间:2020-03-28 00:29:33


实际上,连花清瘟在此次疫情中关注度中一直颇高。

利用AutoDock Vina系统,研究团队将连花清瘟中21种化合物和新冠病毒的主要蛋白酶对接。对接打分(docking score)结果显示,连花清瘟中三种成分芦丁(Rutin)、连翘脂苷E(Forsythoside E)、金丝桃苷(Hyperoside)的分数分别为-9.1kcal/mol、-9.0kcal/mol和-8.7kcal/mol。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分数都优于洛匹那韦(Lopinavir)的-7.3kcal/mol。

鉴于疫情的快速蔓延,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研发非常急迫。作者们指出:需要注意的是,中医药在中国具有悠久的防治各种疾病的历史,它是通过多种有效成分靶向调节多种疾病相关通路来实现的。

《诊疗方案综合分析》中梳理了方药推荐情况,按照应用频次排序,中药方剂中麻杏石甘汤频次最高为15次;其次为宣白承气汤和升降散;中成药中,安宫牛黄丸频次最高为15次,其次为血必净注射剂14次和连花清瘟胶囊(颗粒)12次。

由于在治疗新冠肺炎时被认为表示出良好的临床疗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第七版)中,连花清瘟均被推荐使用。适用于处于医学观察期临床变现为乏力伴胃肠不适或乏力伴发热的患者,方案推荐口服连花清瘟胶囊(颗粒)。

然而,截至目前,然而,连花清瘟抗新冠病毒的分子机制尚不清楚。

研究团队采用虚拟筛选的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CADD)方法研究了连花清瘟抗新冠病毒的作用,并结合网络药理学(network pharmacology)研究了其抗炎、免疫的机制。

CADD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研究与开发新药的一种崭新技术,它大大加快了新药设计的速度,节省人力和物力,使药物学家能够以理论为指导,有目的地开发新药。此外,中药具有多成分、多靶点、调节方式多样的特点,采用西医单靶标、单成分的研究思路来研究中药,被认为很难体现中药的系统性,不能科学解释中药复方的药效物质基础及组方规律等问题,网络药理学即旨在解决这些困境,从相互联系的角度研究问题。

多位院士牵头负责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或疑似者的临床试验

△图右 文莱卫生部长 伊桑